exmoc

天天日本美滋滋

但愿长醉不愿醒

Fxber:

01




    当歌声唱到“愿我所爱与你相同”时,布鲁斯正开着他新买的宝马驶上横架哥谭南北的唯一一座高架桥。桥下江水翻腾,冲刷着两岸的峭壁,退却时又翻起白色的浪花,带起一片悦耳的水声。天空与江水一般,蓝的透彻。布鲁斯的心情与这景色同样美妙,嘴里忍不住跟着哼出了下一句“愿我所爱永不逝去”。


 


    终于又到令人身心愉悦的周三。他翘着嘴角想。自从进入大学,周三就成为了值得布鲁斯为之早起高歌的日子——周三是他一周工作日中唯一没课的那天。这意味着他能回家和父母团聚。周末?不不不,周末是必须预留出来纵情玩乐的时间。他没选择在周二晚上回去,因为那是学院辩论队开集体会议和欢庆派对的时间(事实上他就是贪玩)。而在周三,为了避开上班高峰,他总是起的很早。六点半是一个美妙的时刻,桥上车辆稀疏、畅通无阻。透过车窗看向江岸线,能看到太阳升起时带起的霞光还未褪去,天空的蓝色在近地平线时开始泛白,然后是一片橙黄的彩霞,美得仿佛一副油画。


 


    布鲁斯对着这幅画吹了声口哨。


 


    大约半个小时后,车开进了韦恩庄园。在车库找停车位费了些时间,车停稳后,自动升降机将它抬上去,布鲁斯步行走出来,智能系统识别身份后为他打开了车库的门。“玛莎女士有一条留言,是否现在收听?”在布鲁斯做出选择后,玛莎熟悉的声音传来,“嘿布鲁斯,来后花园,我为你准备了早餐。”


 


    韦恩庄园的后花园可的确是当得起“花园”这个名号的。玛莎很爱园艺,她在这些花草上面花费的时间可不比花在集团上的时间少。布鲁斯穿过紫藤花枝缠绕的小道,转身上了几级石板台阶,踩上一片空旷的平台。这片小天地被一株百年梧桐笼罩着,玛莎在树下支起一张圆木桌,桌边摆着两张摇椅。她穿着白色的连衣纱裙,戴着米色宽檐帽,正坐在藤编靠背椅上,端着茶杯看刚送来的晨报。意识到韦恩的到来,她立马站起身迎了上去,“哦,我的宝贝。这周在学校里过得如何?”她为布鲁斯拂去挂在头发上的一片花瓣,听到布鲁斯回答“棒极了,就和往常一样。”玛莎满意又自豪地笑起来。布鲁斯则迫不及待地坐下来,叉起一块松饼蘸了些蓝莓酱塞进嘴里,“空腹开车真叫人难受。”他说,“怎么不见父亲。”


 


    “哦,他太忙了,你知道的,那些开不完的会议。”


 


布鲁斯点点头,没再追问。他又插了一块松饼准备送进嘴里,玛莎拿起茶壶为他泡了一杯新茶。“尝尝看,昨天才到的新货。”布鲁斯放下叉子端起茶杯,边朝玛莎笑边饮下一口,只一口就让他的笑意化作了泡影。“噢,我得说我不太喜欢这味道……”他说着,皱着眉放下杯子,一边用手帕抹了抹渗出来的茶水,“比……差多了。”


 


“比什么?”玛莎问。


 


这一下倒把布鲁斯问愣了。比原来的茶难喝?他好像要表达的不是这个意思,他是想说泡茶的手艺,但事实上除了玛莎泡过的茶他就没怎么喝过别人泡的茶。这年头除了玛莎这样念旧的人也没什么人会对纯茶感兴趣了。他的记忆出现了一瞬间的断片,他自己都忘了自己刚才咕哝了些什么。但玛莎还在期盼地瞧着他,这让他忍不住想要启唇解释。


 


“我……”


 


“轰隆——”


 


两个声音同时响起,后一声以铺天盖地之势吞没了布鲁斯的解释。他和玛莎循声望去,看到远处乌云压城,轰隆声和闪烁的光此起彼伏地占据着东南方的天空。布鲁斯不解,明明早上他开车时听到天气预报说今天一整日天气晴朗,怎么不过一个小时忽然就有了下暴雨的迹象。


 


“看来得把早餐移到屋里吃了,”玛莎说着,叫了声贝德(那是它们的智能管家的名字),小小的餐桌霎时陷进了地里。布鲁斯知道它会被运往该去的地方,于是起身往室内走。玛莎走在他前面,下台阶时她极其自然的保持着背身的姿势朝布鲁斯伸出了手,布鲁斯愣了一会儿,再回过神时他已经顺势牵住了母亲的手。触感如想象中一般,虽然不像他在宴会上牵过的那些女子的手,但是既没有过多的皱纹也没有过度的松弛。这当然是多亏了数十年精心的保养。


 


就在布鲁斯胡思乱想的时候,远处的电闪雷鸣的地方忽然传来一阵爆炸声。布鲁斯感到自己手掌里的那只收被迅速的抽了回去,“市政府厅?”玛莎问。布鲁斯皱眉,尽管不能确认,但那个方向最引人注目的应该就是市政府厅了。市政府厅发生爆炸事件?怎么想都难以接受这种事情会发生在向来和平的哥谭市。


 


玛莎没有停住脚步,“我也许得出门一会儿了,”她的高跟鞋踩在石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,“照顾好自己,布鲁斯。”


 


布鲁斯看着那个匆匆离去的背影,在原地站了一会儿。他望向骚乱发生的地方,但韦恩庄园的高大围墙遮蔽了他的视线。须臾,他眯着的眼睛忽然睁大了——那些乌云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散开。他仰起头观察,发现它们是以一条线为轴对称往两边散开,整齐的好像是被外力从中劈开。


 


不过须臾,乌云散尽,那场雨终究是没有下下来。


 


*    *    *


 


“克拉克!”扎塔娜扔掉魔棒,朝前一步试图抱住自己忽然晕倒的施法对象。然而有人先她一步揽住了超人的身躯。扎塔娜抬头,“戴安娜……”,她的眼神闪烁,“你怎么进来的?绿灯不是守在外面……”


 


“为什么答应了他?”戴安娜拦住扎塔娜的话头,开门见山的切入了主题,“我们已经失去了一名战力,这种时候不该再拿超人冒险。”


 


“我知道,”扎塔娜的魔杖转了个圈,又重新回到他手里,“但这是他的要求,他的选择。再说……法术奏效了,不是吗?”


 


戴安娜瞪大了眼珠,“怎么可能?!”她望向怀里失去意识的钢铁之躯,又忘了一旁被封锁在透明玻璃器皿里的蝙蝠侠,“他做到了?”


 


“对,显然我没法进入蝙蝠侠的精神世界并不是因为我的能力不够,而是他的防备太重。但似乎超人对他来说,始终是特别的。”


 


戴安娜沉默了几秒,事到如今她也不得不接受事实,“他们还要多久才能醒?”


 


扎塔娜摊了摊手,“这就要看超人的本事了。”




-TBC

评论

热度(54)

  1. exmocFxber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