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xmoc

天天日本美滋滋

Part 8..Slow Show

phrama:

嗯,这是,国外大大写的Before dawn 的第八章,前七章在这里 @末裔外星王子 ,大大翻译的超级棒,肉超级香,我……尽量


〈一〉
        克拉克再也没有见过布鲁斯韦恩,而蝙蝠侠呢,则是另外一个故事。
       他们合作的开始,是一个相当漂亮的成功。他们设法阻止了一次在东海岸的人口贩卖。说实话,事情并没有克拉克想的那么简单。就说一件事,和蝙蝠侠一起安排任何事都是不可能的,他就只在他乐意的时候出现在大都会,有的时候是在星球日报附近,但永远不会接近克拉克的公寓,并且,当然,永远出现在午夜。 如果他能提前收到一条加密信息,或者是在工作邮件中得到一些暗示,克拉克就真是撞上大运了。不然的话,他就会整夜伸长他的耳朵,等待那个熟悉的心跳声,这昭示着蝙蝠的到来。也不是说超人与蝙蝠侠之间能有任何适当的口头交流。它通常只是简简单单的信息交换。没有任何人会认为制服下的两人曾是恋人。有那么一两次,克拉克尝试去活跃气氛,包括提供蝙蝠侠一次顺风车,随之而来的冰冷的凝视,有效的阻止了这个愚蠢的行为。不管是克拉克还是超人,都没有再去歌坛,尽管蝙蝠侠并没有威胁他禁止出入哥谭,但是,克拉克清楚他对它领土的情感。
         最后,超人没做太多事,除了送左那个被绑架的小女孩以外。而克拉克呢,正忙着将自己从佩里怀特的魔掌中逃出。他用一系列精辟的犀利的文章,一个又一个的揭露了美国的人口贩卖问题。在出版的文章中,他尽可能的不去提及蝙蝠侠,他觉得布鲁斯会欣赏这个。就像克拉克欣赏的这个事实,在最近逮捕的罪犯中,没有被烙上蝙蝠印记的受害者。仍然,让公众观察并评价,超人和蝙蝠侠之间产生的联系,并不是什么好主意。至少不是在这个时候——他们刚组成的团队比瓷器还脆弱的时候,也不是在布鲁斯和克拉克分手时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黑色的智能手机,自从他们在车里的谈话后就就再也没有响过。克拉克为了恢复他们之间的关系,已经竭尽全力了,他才是那个更强大的人,他在电梯中伸出手去触碰布鲁斯的手时。他坚信,他们可以从在布鲁斯车上的那个时刻重新开始。他只需要一句道歉,但与之相反的,布鲁斯从他的生活中消失了,并用蝙蝠代替了他,如果这是他所能得到的,克拉克愿意接受它,他会做任何事情,去挽留那个戴面具的男人,并与他共度一生。
        谈话被微妙的沉默所吞噬,他们就像两个踩着无声舞步的人,在这寂静一片的严冬中,感受着寒意的悄然来袭。由于他既不知道步调,也不知道节奏,克拉克偏激地将自己从情绪波动中抽离出来。他带着宽慰的心情迎接圣诞节的到来,希望家可以使他的心情放松下来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个宁静的无雪的平安夜,克拉克正在洗碟子,而玛莎正在准备蛋酒。他们已经扫过了墓,吃过了晚餐,现在他们要看第1000次《It's a Wonderful Life》
他们都感觉这样的喜悦可以永远持续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“我想念下雪天,”玛莎说着,喝下一口蛋酒,“堪萨斯不怎么下雪,确实是个遗憾。我记得好像只有一次,过了一个真真正正的白色圣诞节。你是四岁,还是五岁来着呢?你还记得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说实话,我没什么印象。”克拉克回了一句,坐到厨房的桌子边。“明年我们可以出外旅行,去个会下很多雪的地方,也许去阿斯彭?”(科罗拉多中西部的一座城市,位于落基山脉的萨沃奇岭。约在1879年由银矿勘探者建立,现为一流行的滑雪圣地。)
        “你真贴心,”她对他笑笑,“但是我希望我们可以带上你的女朋友一起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么,我提议干杯,”克拉克飞快的说,希望她不要再深入这个话题。“敬白色圣诞,明年,至此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敬白色圣诞!”他们碰了碰杯,在安静中品尝着蛋酒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哼,我就知道我应该把酒调的再烈些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妈,就算我也觉得这是纯酒精了!”克拉克说的仿佛他真的这么认为一样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哦,得了吧,这是玛莎.斯图尔特的独家食谱。”她笑了一会,并再次喝了点酒。“所以…你是说现在在你的生活中,没有那么一个特殊的人?”
        克拉克在开口之前犹豫了一下,当然,这就是玛莎想要的答案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仍过不了路易斯这个坎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妈,当我说我们只是朋友时,我们就只是朋友。”克拉克回答,“我知道我们仍可以依赖彼此,但我们之间一点暧昧都没有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所以,为什么你一直在叹气?”玛莎用那种温柔又让人感到舒心的声音问道,“你说茄子的时候在叹气,你放盘子的时候也在弹琴,你看向窗外,然后你又叹了口气,克拉克,在妈妈面前没什么好假装的。我已经足够了解你,所以当你心碎时,我认得出那个表情,拜托了,克拉克,告诉我:发生了什么?”
         克拉克感觉他的心就要跳到喉咙里了,不管它是什么,他妈妈都会爱他。但是尽管如此,他必须把每一种可能性都考虑进去,他们确实曾分享过每一个秘密,但克拉克的性向问题,可不和他们曾经分享过的东西一样。
        “发生太多事了,妈。”他承认,“我不确定我该从哪儿说起…”
           “Aha,不如从头讲起,怎么样?我有足够的时间。”她给了他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,在那一刻,克拉克爱她超过生命本身。
        “其实,这…与女孩无关。”克拉克说,他低下头,挠挠他的后颈。“两个月前,我遇到了……一个男人,然后我们……你懂的。”他用两只手做了一个奇怪的紧张的手势,相信她会理解的。
        “Wow,”她挑挑眉,“这是个新情况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”克拉克心情沉重的说,“并不是说,我不喜欢女人,而是因为他…”另一个奇怪的手势,“我不是对任何一个男人都有感情,我想我就是喜欢这个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别强求自己,亲爱的。”她用自己的手盖住克拉克的手。“我认为你没有足够的时间来解决这个问题,不是吗?当男孩和女孩开始互生情愫时,你有别的更需要担心的问题,对吧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啊,是的,但后来我长大了,妈。”克拉克并没有预料到谈论这个,会让他如此害羞。“但是他就这么出现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应该怎么称呼他?听起来他一定是个特别的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他是独一无二的。”克拉克平静的说,“他的名字叫布鲁斯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哦,我喜欢这个名字。”玛莎轻声说,“布鲁斯,这让我想到老电影里的某个角色,就像一个侦探和一个戴着珍珠项链、穿黑色丝绸衣服的的危险女人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请别想太多。”克拉克打断玛莎的话,尽管这个描述已经与本尊八九不离十了,“我们不会在一起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这么说?”
        克拉克不得不尝试深呼吸,蛋酒并不能带走它的羞耻感,“我们一开始并没有约会,这是偶然发生的一件事儿,我想你可能已经知道了。我告诉他我想要更多,而他也有同样的感觉……我的意思是……我想这是他的真实感受,一切都进行得很顺利,但是……”克拉克停下话头,想着说出多少事实,才不会让玛莎担心。“我们吵了一架,相当激烈的那种,我以为我们谈过这件事情后,一切都会变好的,但是我们没有,他从来没有向我道歉。现在我们从不交谈,可我们仍在合作,所以我经常看到他,他表现的好像我们之间从未发生过任何关系,所以我也不谈以前的事,我不知道还能做些什么……”克拉克把额头靠到桌子上,叹了口气“你知道吗,我感觉好多了。”他说,当然,这只是冰山一角,他已经尽力去隐藏真相。
       玛莎再给他们倒了些淡酒,“克拉克,他是个值得信任的人吗?我需要你好好想想,别让感情左右了你的判断。”
        当他要接触某个人之前,他总是十分谨慎,这就是为什么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独自一人,但布鲁斯是不同的,他就这样闯入了他的生活。在地球上有这么多人,他偏偏遇到了一个和他有着相同秘密的人,他选择了一条与克拉克相似的道路,很难把他们的亲密视为一种错误。但不可否认的是,现在他们都在检讨,知识赋予他们力量,让他们的思想保持一致,无论好坏,他们都是密切相关的。
       “是的,”他停顿了一会儿,“可能比我以前见过的任何人都好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希望如此,那么,你是想要诚实的建议,还是最契合你情况的答案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……我不能两个都要?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恐怕不行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就给我点诚实的意见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忘了他吧。”玛莎严厉的说。“如果他真的想和你共度一生,那么他会用尽所有的办法留住你,当然,他什么都没做,所以你不应该和一个连歉意都不屑于表达的人在一起,这听起来像自找麻烦。”
        克拉克点点头,他仿佛听见他受伤的心裂开的声音。
         “然而,”玛莎继续说,“你也可以试着和他再谈一下,来龙去脉说清楚,再给彼此一个机会,否则为了挽留这段关系,你会做出更多让步。它会毒害你的灵魂,尽管我很想保护你免受这种折磨,但我知道你还没有放下他,也许布鲁斯先生值得你为他奋斗。”
        客厅里的电视终于开始放It's a wonderful life,但是没有人起身去看,克拉克想着玛莎对他说的一切,现在他明白了这两种建议是什么意思…他疲惫地朝玛莎笑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谢谢你爱我,妈妈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我是你的妈妈,爱你是我该死的本能。”她轻轻拍了一下克拉克的脸颊,“你太容易投入一段感情了,这位布鲁斯先生最好快点意识到这一点,不然,我会狠狠的打他的脸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能照顾好自己,妈!”克拉克打趣地瞪大他的眼睛。
         “至少得有个人保护你,亲爱的”玛莎喝了口蛋酒,“我能看看你的梦中情人的照片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抱歉,我没有。”但谷歌上有不少,克拉克陷入沉思,“等等,如果你知道他的长相,你会给出什么不同的意见吗?”
        “嗯哼,知道他英俊与否,也无伤大雅。”她笑着说。
        “妈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怎么?你以为我之所以选择你父亲,就只是因为他无私的品性吗?”她笑起来,克拉克觉得她应该多笑点。“ 告诉你,你爸爸年轻的时候,光是看着他,就是十足的享受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妈!!!”
        “好吧,我不说了,我们去看电影,好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他们在沙发上度过了余下的时间,一起笑或哭,和去年一样,和前年一样。有些事情永远不会改变,这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安慰。
       


TBC

评论

热度(89)

  1. 可靠的呆呆萌萌phrama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exmocphrama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寻寻觅觅phrama 转载了此文字
    mark
  4. princeanlyphrama 转载了此文字